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逃亡

谷磬

 
 
 

日志

 
 

狗镇中的人们  

2010-05-29 20: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狗镇中的人们 - 石声 - 逃亡

   年初,老玉米推荐了冯提尔的电影《狗镇》,下载了一半几乎忘了。后来卡卡再次提起此片,就化了三个小时看完了它。<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看完《狗镇》,一直想象中国狗镇的模样,当然,外地的狗镇我很难见到,就把眼光拉回舟山,从城乡结合部开始搜寻,又延伸到边远的小岛角落,似乎显现了,又倏地消失了。我觉得该给狗镇有个定位,既然是狗,按狗的生活方式来说,有些混乱的而又能找到吃的城乡结合部,是狗最好混的地方;而按狗性来说,僻塞贫穷的小村落,那才是安逸的自由之地。因此,选择虽然贫穷、却能与世无争的这样一个去处,理应是我们心灵安慰之处。

在中国大地,似乎布满了这样的狗镇。

突然想到,过了五月,21年前的纪念日就要到了,那起发生中国大地上流血的事件,也发生在我身上伤痛的事件,令我看到了狗镇的影子。我被关押时,单位每个人都向当局者回忆了我不管是会议上还是私下里的闲话,更有许多人书面检举了我有让政府和党听起来不高兴的言论,以示划清界限;那时节,同道者急着开除了我发起成立不久的一家文学社团成员资格;更有朋友与人言,说我起码得判五年,话语中流露出与自己无关的庆幸。我释放后,竟有一熟者当面与我及众人说,你呀,想出头吧,凭你本事,成功了最多也只是当个科长罢了……。这又让我想起学者吴思《血酬定律》中提到宁波发生过的一件事:清末时,鄞县的农民为了“清平粮价”和“恢复盐界”向官府提出了申请,最后发生了闹事,烧了宁波和鄞县的衙门。而最后在两项请示被官府接受,农民的要求得到满足。而作为领头的发动者和组织者便作为事件的承担者,而被农民所牺牲,出卖给了官府。
  这二起事件都是向官府抗议而发生的,虽然相隔了一百年,事件的性质大致相同,民众的要求也几乎类似,发动者的厄运也一样。区别仅仅是,100年前的要求被官府接受了,100年后的请求被遭当局拒绝并被扼杀了。于是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民众始终是理性的趋利避害集团,他们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自身的利益方才是永恒的。当他们的利益得到满足,而作为最初的发动者便失去了利用的价值,理所当然的成为事件的替罪羊而被牺牲。

 

人性到底是善还是恶?《狗镇》会给你一个相应的答案。这是一首人性的挽歌,你不仅看到的是人性的沦落,人性的丑陋,而且会深深体验到人性死了。最后,全村只剩一条孤独的狗,狗仰天叫了几声,叩问苍天。

这是一个贫穷、与世无争的狗镇,像马尔克斯笔下的马贡多,也像宇宙中我们生存的小小星球。居民们在一成不变的平淡生活中延续生命。当一位被警察所通缉的姑娘格蕾丝闯入狗镇平庸而宁静的生活后,平静被打破,一切在不经意间发生了催变。最初居民们看到布告上的通辑令有些忐忑不安,认识到收留这个来历不明的外来户是要担风险的。然而格蕾丝通过为每一位居民的工作得到了好感,被认同下来,此时的村民显得很有些人性化。但当第二次通辑布告出现后,风险再次增加,于是居民的态度又开始发生变化,格蕾丝便通过加倍的工作来取悦他们。渐渐事情开始变得顺理成章,人们开始向她提出越来越多的要求,不仅要她劳动强度增加,有人甚至以告发作为要胁强奸了格蕾丝,随后越来越多的男人理所当然地向格蕾丝发泄性欲。当她求助村里最憨厚老实的司机查克帮她逃离时,半路上查克也奸污了她,不仅没帮她逃出狗镇,还拉回了原地。于是小镇的居民把沉重的铁磨盘用锁链套在格蕾丝的脖子上,开始奴役她,连最亲近的汤姆也开始想以爱情的名义占有格蕾丝……

此时,狗镇的村民名副其实地成为一群狗了。

当黑帮头子的父亲找到格蕾丝时,这位曾经象征平等、友爱、和平的天使选择了无情的复仇。最后,狗镇毁灭了,这是格蕾丝对人性的绝望而导致的毁灭,这种绝望也可以说是为人类带来杀戮的灭顶之灾,如果狗镇是整个人类社会的缩影的话。

 

格蕾丝是美丽的,不仅是她的外貌气质,还有她的友善、热情、助人为乐的品性,但美无助到极致时,那美就不仅仅是唤醒同情,唤醒爱情那么简单,应该说,唤醒的还有灾情。在格蕾丝孤独的美丽面前,懦弱的菜农,胆小的卡车司机,还有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那些以前看起来一直是质朴邻居的心底里升起了一股从未敢触摸过的邪恶感,他们在格蕾丝善良而颤弱的身体前全面苏醒,也苏醒了格蕾丝对狗镇居民的认识与报复。于是,格蕾丝的美唯一剩下的,只能是躺在地板、卡车、大床上忍受镇上所有男人的折磨。

这是人性的潜规矩,当支配欲开始心安理得的指使起可怜的格蕾丝,都会把自己看成是弱者命运的主宰者,他们之间已不存在平等的地位了。狗镇的居民们开始拥有了权力,他们便更加乐意于让自己处于更加优势地位,格蕾丝恰好是他们权力的实施对象。

用吴思的话来说,当狗镇的人们掌握了对格蕾丝的合法伤害权,狗镇就没必要设村长,设书记,更没有必要请一个人或一个团体来代表全体居民说话,就像当今那些人民官府里的人民代表者,只是他们觉得人民还善良、还软弱,还可欺,官府大院里的人全成了施虐者,就像格蕾丝刚来到狗镇一样,让汤姆来表示一下关爱,当他觉得格蕾丝如送到嘴边的一块肉时,最终他选择了出卖。

我走过许多贫穷闭塞的村落,那里的人们都显得那么淳朴而善良,这是因为那里与外界的沟通较少,加之贫穷,使得在利益格局上没有太多的纷争,加上缺少诱因,沟洼里的世界里平静而淡泊。但《狗镇》告诉我们,这并非是那里人性品质的高尚或憨厚,如果有机会将大量利益引入到平静的世界中,那么很可能激引一场巨烈的变化,看起来老实或善良的品质会突然变得脆弱而土崩瓦解。几年前有一则报道:中国北方的一个老农,把一个流浪的女精神病“收养”在家里,不但做自己的性奴,还逼她卖淫。十几年中,老农还把女精神病生下来的几个孩子全部贩卖。再比如,在各地因拆迁而引发的群体抗议事件,在政府或开发商一个个分而诱之的情势下,坚持者最后大都会被出卖。

格蕾丝内心的阳光没有把狗镇照亮,倒是狗镇把格蕾丝的心烙得无比黑暗。面对这样一部伟大的作品,舞台上“狗镇”其实就是一块人性的试验场,人物并不局限于狗镇的村民,而是谁都可以上场,谁都可以充任其中之一。我不必去城乡结合部找狗镇,更不必去边远的小岛去搜寻,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活在狗镇中。 
   
冯提尔的狗镇消失了,但抹平不了地球上的狗镇,中国的狗镇,我所见到的舟山的狗镇,狗镇中的人们啊。

 狗镇中的人们 - 石声 - 逃亡
 狗镇中的人们 - 石声 - 逃亡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