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逃亡

谷磬

 
 
 

日志

 
 

梵宫池(4)  

2010-05-21 11: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梵宫池.四


    184663日,英军退出舟山的那天,丹尼斯叫来姚子重生和两个孩子,通过翻译问她:“你可以留下一个孩子,另一个必须带走。”
  
“我都要。”姚子重极力用坚定的语气回答。
  
“另一个得走,你将留下哪一个?”于是丹尼斯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你是说其中一个就永远不能见面了吗?”
  
“这我不知道,伯麦只留给你选择的权利,因为一半是属于你的。”
  
“孩子都是我的!”她发疯似地喊了一下,紧紧搂住孩子,跪了下来。
  
“住口,你再不决定,二个孩子都得带走!”
  
“孩子不能走。”她起先尖叫着,接着她听见自己喃喃地恳求声:“不要让我的孩子离开,我不能离开我的孩子。

” 
   这时,卫兵开始催促长官上路了,丹尼斯指着二个孩子说:“把他们都带到船上?”   
  “妈妈!
她听到二个孩子凄惨地喊声和哭声,她似乎感到自己的肉体被掰开了,思维快要停止了,她用绝望的声音喊了一下男孩的名字。   
   她恐怕永远望不了透过眼泪望见的女儿的印象,那极像她模样的女儿不断地回头望着,乞求着。不一会儿,女儿的印象被她的双眼涌出来的泪水蒙住而模糊了。
  她几乎疯了。 
  在这个世界里,万事万物都有可能碰上一种极相似的遭遇。我曾在一本关于二战的书上也读到过这种遭遇:一个波兰少妇被纳粹军官威逼着,对自己的一双儿女作出一生一死的选择……我想,我根据点滴线索描述了这段相似的文字,因为人类在何时何地都会碰到这种令人心碎的选择,由于死亡的存在,每个人迟早都要面对那伟大的放弃,而且这种放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显得更困难更残酷。  
  同年7月,新知县舒恭受到任,他接到通报说,姚子重里通外国,丧贞辱国,在国土沦亡之时不以殉节来雪耻家仇国恨,却卖荣求敌,与前侵华海军司令臭名昭著的伯麦通奸,须责罪惩办。69日夜里,捕快来报,姚子重母子失踪,舒恭受就亲率兵丁追捕。
  当他们来到龙峰山下,舒知县就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不安。他认出那个地方就是姚子重的父亲,他的前任姚怀祥殉节的地方。那时姚子重和她的那个黄头发的儿子藏匿在池对面的一片茅草地里。舒走在最前面,夜虽黑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但他还是在摇曳的茅草丛中看见了母子俩的身影。这时水池响了一下巨大的声音,像是一种水底有什么翻滚出来的声音。他清楚地看见前面两个一大一小的黑影站了起来,母子俩不再藏匿,像是无畏地迎接被捕或者死亡。
  这时舒恭受开始醒悟了,他开始相信这个安排好了一切的世界并不被皇上用几千年的功夫所改变,而事实上这世界往往是在人没注意的时候由另一种力量所创造。他感到这场追捕在适当的时候必须终止,人的行为应该响应心灵的召唤。
   
道光26年,舒恭受在这个地方,梵宫池前,在公元1846610凌晨约 1点,他第一次在夜空中发现,人的生命是一次穿过黑夜的远征,被隐形的敌人所包围,被厌倦和痛苦所虐待,远征的最终点必定都要进入死亡之门,而且命定要失去他最亲爱的人。于是,他觉得他的七品芝麻官衔已成了他心灵的障碍,而且心灵开始告诉他,人应该在别人还活着的时候应施以情和爱的行为来缓和他们的痛苦,特别在当他们的日子快完了的时候,当他们的善良与邪恶因时间的流逝而不能更改的时候。
  此时此刻,他明白了前面的黑影就是自己,他朝另一个方向大声喊着,并命令兵丁朝那个方向跑去。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