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逃亡

谷磬

 
 
 

日志

 
 

爱情没有牢房  

2010-05-14 15: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一则女警官与犯人的情感故事说起


     前几天,在别人办公室说事时,一张法制周报“女警官与在押犯私奔沦为囚徒”标题很抢眼,就顺手拿来,整整一版马上读完。当事人从经历相识、相爱、相亲情爱三部曲后,这对男女以不顾后果的形式,采取共同逃亡,事未竟而受到法律惩罚。文章的叙事角度是把他们当作实施犯罪的过程而讲述的,把女警察描绘成既是堕落的受害者,又是实施犯罪的主体;而把在押犯说成是勾引者,又是犯罪的指使者,他完全是在进行一场有预谋的犯罪实施。

  于是,人们对女警官扼惋痛惜,认为不应该走上这条道路。套用一句经典的话说,在一个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错误的爱上了不应该爱的人。我就觉得奇怪,女警察为何要这样做?除了爱,还有什么理由让她铤而走险?爱,错了吗?或者,形而下的说,她爱错对象了吗?她该不该爱?
     
我能找到女警察这样做的理由是,她在丈夫那里得不到爱,而在那个犯人身上却发现了爱。难道犯人不是人了?难道犯人就不应该向女警官示意爱慕之意了?
     
法律没有禁止他们一方爱另一方的权利。如果法律哪一天说不可以有如此相爱,那么上帝给人类施以爱的启示,就全成了混话,《圣经》就变得一文不值,这个世界也就得颠倒了;所有打破门第追求情爱、自由的文学作品都得烧掉,不仅茶花女、羊脂球、杜十娘,以及给茨威格带来伟大声誉的爱情小说中的主人公——那些有疯狂激情的赌徒、妓女、走私者、败家子、毒品犯都是不应该爱的人,甚至八十年代初期影响中国人爱情价值观的那部《远山的呼唤》影片所展现出纯粹的、美好的、刻骨铭心的爱情呼唤中,我们也得怀疑逃犯与女主人心灵呼唤的动机。在千惠子知道高昌健(逃犯的扮演者)的真实身份后,就不应该再爱上他,而要与他分手甚至检举揭发他。法制周报的文章作者还可以指责历史上那些可歌可泣的情爱:车尔尼雪夫斯基判刑流放,心爱的人向他献花一幕;
周文雍和陈铁军刑场上的婚礼;钢铁战士保尔在狱中对丽达的动情____请不要以为情欲仅仅是革命者所拥有而普通人没有。这样的伟大爱情故事实在太多,按作者的观点,难道我们都要否定?人类普世价值与有生俱来的爱情渴望,难道我们可以视而不见,甚至蔑视与谴责这样的美好情感?
     
还有,在押犯有没有权利爱?一个失去自由的犯人,最大的渴望就是自由,爱是铺就心灵自由的最好道路,这是最易也是最难的情感,是最美也是最值得歌颂的自我解脱。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指责一个犯人真挚的爱?去否定情感的权利?在我看来,全文不存在在押犯欺骗女警官的行为,难道一个犯人对一个警官有了爱心,一定要说成预谋,要论以“居心叵测,在押男犯布下情网”等定语?即使他有了爱,在心灵获得自由后,谁又不想从高墙中获得人身自由呢?这是爱的结果,并不是爱本身的罪过。
  就如一对痴情的男女因干涉而自杀了,我们惋惜,我们可以说殉情,但不可以说是殉罪。爱无罪,爱情没有牢房。

今天一个朋友来电说,我的《紫藤,伤逝与我》美丽而伤感,但要回到现实中来。问题是,现实是什么?现实在我看来是虚伪的、肮脏的、媚俗的、尔虞我诈的……正因为现实,我们放弃了爱,放弃了追求,导致了像《伤逝》中的悲剧。
     
现实即当下,现实也是生存的,流淌着,忙活的,但我们对真诚的、善良的、美丽的东西,对爱情、自由等诸类人生价值的目标,有没有心存感激与向往?也就是说我们心中有没有这样的目标,我们对目标要不要追求,这很大程度上决定我们精神的品位,决定我们是否能创造出生活的质量。
     
当然,创造的过程中,我们被别人干涉了,甚至被国家机器粉碎了,但就像一首歌唱着的那样,只要爱着,一往无前;只要爱过,无怨无悔……
  因此,法制报上这篇貌似法制的文章,与人性来说是有背的;与法来说,罪责是不能拿情感来作证的。如此觉得,法制报上的这篇东西价值取向是错的,这样的舆论引导出来的判断,是与人类文明所倡导的普世价值背道而驰。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