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逃亡

谷磬

 
 
 

日志

 
 

城建委坐台  

2010-03-29 23: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墨鱼在电台主持热线多年,我曾去过三次热线。最早的一次是帮邻居说话,当时是民政局一位科长坐台,我反映邻居家后门有人违章造坟的问题。此事后来不了了之;第二次是那天早晨,我还在被窝里,墨鱼突然来电,让我赶紧上电提些问题。我估计是电台会客厅冷场了,让我去烫一下,说说海洋环境问题。我毫无准备,好在每天身处舟山环境,就在床上有些尖刻地发了问,特别是对和邦化工污染,认为和邦不除,舟山不宁。那天我开着调频99.8,说是直播,从收音机发出的声音还是延迟了三四秒,热线还是对来历不明的听众来电不放心,因为制度不可能让你真正同步,如果话讲得出格,还会掐断你。

第三次就是上星期五早晨7点半。头天晚上墨鱼来电,说城建委主任要来坐台,想讲的可以讲了,但特别关照不能骂,不能缠,要讲文明讲礼貌,鉴于上次我对海洋局的话有些狠,他先给我提前关照,别弄得很难堪,要五讲四美些。于是我晚上准备了几大问题,想用助产术的方法,把台上的人引入我的话圈。心里有数后,第二天早上起了个早,提前到单位来打电话,并第一次开启了多普达手机里的调频收音和录音功能。

因为摆弄手机功能耽搁了时间,等我接通电话时已经有二人上线问过话了。本来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要把过去所提的“历史文化名城”改说为“海洋文化名城”?前者是已有的,后者是要建设的,并且“海洋文化名城”这一形象概念,定位不清,弄出来也可能是大杂烩。政府为什么要放弃前一称呼,舍有追无?在我的心中其实已经有答案,那就是历史文化名城的历史已经在十年前毁掉了,没法子,只好说是海洋文化名城了。然后我引入下一个追问。以下是我朋友根据录音传给我的文字。

 

问:周国辉市长在今年一月初《城市的文化生态》舟山论坛上发言说,定海旧城改造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和经验。这是十年来我第一次听到舟山官方对旧城改造反省的态度,但他没有展开说有何教训和经验,可能因为时间来不及他没说。舟山媒体也无任何有关对此检讨的报道,你能不能给我们总结一下这个经验和教训?这是否意味着政府对过去旧城改造做法进行否定?这是一个问题。第二是从周国辉市长的态度上,说明我们有错误,把好端端的一座老城毁掉了,被全国媒体当作毁坏古城的第一案例,你是否认为当时的市长和你的前任应该在旧城改造的错误中承担责任?如果有这样的勇气,想真正吸取教训,政府和城建委能不能向全市人民道个歉,真诚地说声对不起?

答(城建委主任蒋志伟):这位同志,首先感谢你对老城区改造的关注和关心。城区改造是个系统过程,过去也好,现在也好,乃至到将来,旧城区改造是有机更新的改造,我觉得这是个永恒的主题,在改造过程中情况确实比较复杂,这里面需要生态的,挖掘文化内涵的,保留文化底蕴的,这些东西是要我们城建部门乃至上层政府来理性定位的。过去旧城改造过程中,就像你说的,肯定有经验的一部分,也有需要完善的一部分,甚至可能做得不太到位的,这些情况不同程度可能是有存在着。那么,下一步旧城改造,作为市委市政府,是一如既往地,仍是要有机更新的,根据经济的发展,根据市民的需要求,作为舟山市规划的三个主题的定位,定海老城区也好,沈家门也好,主要舟山是作为一个滨海城市、一个群岛性的城市来打造的,所以你说的,一方面我们要反思,要把一些教学方面总结一下,都是有机更新的推进,根据这方面的需要,还是一如既往地要推的。我作为一个职能部门的主管,首先对你表示感谢,将来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及时跟我、跟我们单位沟通。感谢你

问:一如既往地,有机更新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要继续要把老城区拆光?你们把老的传统的建筑毁掉了,也并没有建设起一个好城市,比如你们批造的学校,我们都知道学校不是办公楼,学校也不是用来做广告的商店,过去学校都建在远离马路的安静的地方,为什么舟山的一些新校址,包括南海、海洋科技学院、党校,甚至佛学院,都建在汽车轰鸣、唯恐路人看不见的国道边?这样的选址是否比过去前人聪明了更有智慧了,还是倒退了?这样的选址是否科学?是否有利于学生安静地学习,甚至出行安全?

答:行,这个我简单地给你沟通一下。你刚才说的学校选址问题,一方面我们舟山的城市总的来说是带状形的,有一定的局限性,作为各个层面上来考虑的话,像你说的,学校首先要确保安全,第二是安静,这个作为我们理念上也是这么定位的。根据具体的定位上可能要考虑到方方面面,包括教育部门的意见,包括交警部门的意见,完了以后是通盘考虑的。你这一点,我刚才说的一个安全、一个安静,是要确保的,我们也是尽力这么来定位的,如果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你的这种好的建议,我们会充分把它采纳进去。

问:还有个问题是,定海的文化体育设施都移到临城新区那边去了,体育馆搬过去了,博物馆也要搬过去,文化馆图书馆都要搬过去,但是在未来可预见的较长时间里,定海的人口是占绝大多数的,那么我想,在中央倡导的以人为本,关注民生的今天,为什么不能保留人口占多数的定海的活动体育文化设施?在人口比例这样悬殊的情况下,这样的迁移,它的时间是否成熟?是否方便了百姓的公益活动?

答:你讲到文化设施搬迁到新城,这也是渐进的一个过程,因为,首先我觉得,这个不是两地化的,舟山市本身就是一个很小的市,应该说沈家门、定海、临城本身就是一个大的城区,一个同城概念,当然这里面人口的布局,如果说临城那边不建,定海和沈家门像现在这种状况,整个人的出行都有困难,因为过去建设标准比较低,设施比较陈旧,现在大桥一通,车辆进来,新车的量猛增,旧城区已经不堪负重,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市委市政府在整个规划布局当中,把这三个区域均衡地进行统一的布局,在文化设施迁移的过程当中,老城区绝对会照顾的,不存在丢掉老城区。像定海博物馆什么,肯定都会保留的,不会挪作他用的。定海的一些文化体育设施,无非是作为全市来说,无论沈家门也好,实际上要通盘进行平衡一下,也要做一个合理的布局,这里面避免一些资源的浪费。将来这方面你有好的建议我们再沟通。

 

下面是我提问过,这位主任没有回答的问题。

城市搬迁和改造中,有关涉及到民生的公益建筑,涉及城市生态与居民生存状态的改变,是否能做到听证呢,我们是否有这样的制度安排?是否可以建立一个对城市建筑审美与功能有关的,文化界、学者、专家、组成的咨询委员会,来对以后的地表建筑重大工程监督和咨询?在城市建设一切由城建委的规划部门说了算的今天,像这样的一个建议是否能够成立?

事实是,在旧城改造中拆毁定海老城时,外面各大报刊的舆论、群众和专家的批评为什么政府都听不进耳朵里去?专家反映到省里后,上级政府一通报批评,就即刻停止了。我不明白城建委到底是听谁的?除了听上级的,其他的不同意见都可以不听吗。我们的政府是为民政府还是只为上级的政府,如此临城大门的人民政府牌子应该换成舟山上级政府好了。

后来停止拆迁了,来了一百八十度转弯,说是要恢复老街面貌,我们知道恢复要以“修旧如旧”的原则,现在去看看地处老定海核心部位的中大街西大街,二边的老房子门面都像庙堂和大堂前一样,门都是长长的顶到屋檐,一长街都一模一样,好像过去是整条街一户人家做生意一样。我想一个家庭,房间门也有各有变化,何况一条街。不仅如此。甚至门面上方的窗格子都是千篇一律,像豆腐干一样一块一块的,设计者不知是如何设计的?城建规划部门也不知是如何审核的?这些决策者他们去过乌镇,去过西塘没有?难道定海的过去街面都是这样单调吗,门都做的一样吗,人家乌镇老街房子,有的是店面的,有的是上排门的,有的是小矮墙的…….

那天我只是提问,没有针逢相对的展开辨论,否则,答所非问的官式回答就会逼仄得很难堪了。比如,我会提出:你认为定海的文化广场是好看还是难看?我会追问着让他以个人的审美观回答这个问题,并继续追问,广场是什么概念?定海广场还是广场吗?还有,就他的个人立场说说学校选址以及中西大街老房子的门面,到底好不好。这些问题还是煞住了,时间也来不及。我下线后,只有一人来电问了一句个人问题后就结束了。
  星期五热线前后半小时,提问
4人。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