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逃亡

谷磬

 
 
 

日志

 
 

漠河之行  

2010-02-13 15: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逢过年,我会想象自己身在很远的地方来体味过年的滋味,可这样的滋味一直没有。即使安排在异乡,我也大抵会在世界奇观的人流潮中赶在大年除夕前抵达家乡。在余下不多的日子里,恐怕越老越难离开被海水包围着的小城了。
  乘着还有体力与兴趣,赶紧走吧。
  今年有机会创造了这样一次远离舟山的机会,安排在最遥远的黑龙江漠河过除夕。旅行地点及来回线路翻来覆去地考虑了好几天,时间敲定,与远方的朋友联系好了,行程细节都摆布完毕,在中国最北方的一个冰天雪地的村庄,现在又叫漠河北极村度过大年。

决心已下。心想,湘西之行车技又提升了一个档次,只是还是有点不安8105的车况。漠河来回长达万余公里,比湘西远了不止一倍的路程。路远雪滑,单枪匹马恐怕干不了,于是叫有好车的朋友同行。无奈时间太长,朋友们都把工作看得比兴趣更重要。只好叫了家人,唤了还在读大学的外甥女同行,整装待发。
  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漠河这个地方,在最简陋的中国地图上也标有这个地名,这成了中国北极的一个象征。书上说,冬天的漠河有时也能看到梦幻般的北极光,那情景有如绚丽的天幕下垂。因此,对漠河的那种梦幻感觉,就如内地人对舟山群岛最东边的那个东极岛的向往。

在最寒冷日子里去最寒冷的地方,或者说在最热的季节里去最靠近赤道的地方,一直是我想象的旅行方式。去年春节阿波去温暖的海南过冬,我就没去。我一直有这样的观点,既然是旅行,应该选有特色的地方,而那些特色应该是大自然的造化,而自然遗产是气候影响的主要成果。也就是说特色的气候造就了特色的地理概貌、历史文化。如果不选择这样一种特色气候,那等于无法看见那个地方真正的自然之美,无法领略那里的生活方式。
  当然,有人说你冬天去北极,夏天就去肯尼亚好了,可我没这能耐,我最多只有在中国的某个地方转个圈,过几年可能哪里也去不了了。

十四天的旅行要走好几个地方,到哈尔滨后还得坐23个小时才能到漠河,再换公车去边境的村庄。据说冷的时候有零下40度,听起来都让人感到冰贴在脸上的感觉。回程的最后一站是到吉林一个叫永吉县前口镇的地方,一个描述人物故事与文字写得不错的叫迦罗的朋友就在那个滑雪场山下经营着一个休闲山庄。那个滑雪场叫北大湖,资料上说是东北最具有运动性的国际滑雪场。迦罗在QQ中与我探讨多日,准备弄一辆SUV,没有的话皮卡也好,并张罗一个与我口味相同的朋友做向导。
  于是,我沿路搜索,把要旅行中驻足的地点细细攻略。我对网上那些精心拍摄的图片不太感兴趣,所有木屋门前那一串串红灯笼,太具有景点的象征,好像全中国的景点非要挂灯笼就显不出热闹来,很让人腻味。那些过道上的雪大都被铲尽了,安全得也让人失望。幸好没看见老房子内原居民生活状态的图片,还能让人有想象的余地。
    一路上尽量避开图片所展示的那些景点吧。有雪就好。

舟山的冬天很少有满天大雪,银装素裹的情景,一般是每隔五年看到一次雪。虽然北纬30度的舟山四季分明,但极致的体验是没有的。除了台风,不,台风到舟山也开始温和了。因此,舟山原本也是适合包括人模狗样的各类动物居住的地方,也是野草能迅速蔓延的地方。当然,由于这种温吞水似的气候,创造不了什么奇迹,偶尔有一二个人物,也大都跑向远方做生意或从文从政了。而奇花异草也大都是在气候与常态不一般的地方才能有,不太可能在舟山发现。至于老花发现并命名的兰花新种,其实古已有之,乡人不会辨别不会取名而已,并不是特殊气候造就的,只是他幸运看见罢了。
  四季中我最爱是冬天,在《四季说》里把冬天抬到三季之上,并认为创造力大都是在冬天才能发生的事,男女造爱也唯有天冷才能拥得紧些;天气炎热的地方只能拖延文明的进化,非洲即是。因此,我这个喜欢冬天的人应该在有生之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感受一下地球上最冷的地方。
  漠河应该是首选之地。 

十天前的一个晚上,我叫阿波去网上订三张来回哈尔滨机票。阿波在网上想便宜了更便宜,挑三捡四,把我一会儿叫过去。一会儿唤过来的计算时间。她最后总算订到一家最便宜的机票,电话联系过后也算是最称心的班机。后来出门说是汇款去。我也没仔细想,只是掠过一丝困惑,过去订机票付费都是在网上完成的,怎么这个半夜要跑到MTV机上汇款?
  十来分钟后,阿波来电,说钱被那家网站骗了,现在正去报案,叫我也过去。
  我说我不过去了,阿弥陀佛,破财消灾吧。
  我口说放弃幻想,但还想试试或者拿对方出出气。阿波报案回家后我打通电话,叫他们把钱退回来,退还一半也可以,其余一半充当手续费吧。对方夹杂着是满口南洋普通话,说票已经订好了,要我再汇六百元不知叫什么费才能出票。我说你这位先生在马来西亚出票吧。对方说在北京。我说已经向公安局报案。对方说他在公安部收到举报了。

后来几天,我叫阿波再进去那个网站看看,居然还挂在那里,不知又有多少像阿波这样的人受骗。公安对敏感词的过虑,对举报“黄色”、“不良”文章雷厉风行般的封杀,而对这类案件管你百姓报了多少案,像是无能力关闭其网页,公安也真是一匹草泥马。
  再后来,再也没去看那网站。
  至于漠河,心情彻底扫地。当然,在幻觉中也算是去过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