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逃亡

谷磬

 
 
 

日志

 
 

《白马部队》后记  

2010-11-07 11: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白马的信

    白马狗兄:

  非常不好意思,因为你在文中叫我是疯狗、怪狗、狂狗,听起来也象是狗叫的声音,想必你以后也不想改名称白狗,只好暂以狗兄相称,狗兄你好,如果愿听,请听下文:

  想不到一篇叙述定海文学现状的博文,引来一场近乎厮杀的争论、漫骂,甚至人身攻击,恐怕已结下仇恨的种子,这并非本人所愿。如果我的语言导致被批评者身心受到摧残,本人愿意表示歉意。对你们糟蹋妇女之类的重拳出击,本人还是承受得起,不打算回报。你们还可以继续大踏步的攻击,直至我倒下。不过,应该采用指名道姓的方式来揭发我比.毙十次还多的罪行,如此,瞄得更准也更有毁灭性,不管实弹还是虚发,本人不追究你们侵犯隐私或诽谤之责,只一个要求,等你们发完炮后,也请允许我以同样贴近生活的方式说说你们,并且承担法律之责。我想以这样不对等的交换,还你们的清白之身,应该是划算的。
  你可以说,拥护我的人也同样对你展开了狂吠。我申明我是独立的,与你带领的这支队伍不同的是,我没有组织没有帮派,我只生活土地之上,法律之下,你可以组织的名义修理他们(作家群上谁有反作家协会言论,即被警告或踢出),我不负责任何别人的言论,也反对他们对你文学之外的任何攻击。
  我不属于舟山文坛,只是与坛子里的朋友聊天时,常讲起对你部队不满的现状,而我也看了队伍主要骨干的作品后,写下《白马部队》。本文判断的现状,我的律师用法律的词语说基本属实。本来的用意也只是让队伍的领导者自省一下,好好的进行改革,并在质量上有可持续性的进步。当然,我的文章主旨是要你们从12号首长们革起,起示范作用。我总在想,戈尔巴乔夫当年的改革,得先把自己总统的位置革掉,这需要如何大的勇气,而一个小小的区作协主席,既不需要搬动位置,也不必惊动上司,只要认识一下自己创作的不足之处,不再在十个第一称颂面前沾沾自喜即可。可你们就不安了,动怒了。我一直在想不知哪里写错了,得罪了,一直希望你们指出来,可你们没有这样做,却采取了兴趣之外的方法,这让我很失望。于是只得自我检讨,就将后来了解的情况查证如下,失笔之处作自我批评,希望我的纠正能宽慰你们被创伤的心。
  经查,舟山论坛的文学原创地带作者并非全是白马,亦有郑剑峰、厉敏等,虽然白马占百分之八十三,表述也系有误;的卢否认说过白马手下怎么全是这样的人,是我想当然了,得认错;“2号一月间写了一本诗集,半年就出版二本书2号只是个代号,不特指谁,但还是有人对号入座,称是第二年才出的第二本诗集,因此,时间上有误;夺取了定海的文化媒体与刊物,还占领了舟山作家群网上论坛定海的重要媒体还有《今日定海》并非全部控制在白马手上,只是编过几期文化副刊;舟山作家群网上论坛也有打冷枪的,潜伏的更多,并非肃清式的占领;席间有一妇人妇人后来向我指出来,她并非所指的是那首诗,说我引用错了,特表示歉意;早先进过文学坛子的一位朋友,他的格言是:远离舟山作协,警惕海岛文人。他已在跟贴上申明,前半句我是强加的,原话是远离舟山毒品说我把毒品与作协并举,等于是他在骂曾经的恩人市作协主席来其了,说我是要把他陷于不义之地,也在此向这位朋友表示深深的歉意;那篇独立特行的诗人的文章不是2号,是部队的另外成员写的,有人已经在评论上贴出来了,是我记错了,也纠正。最后,效仿了普希金的名诗《如果生活欺骗了你》,已有你的部队下属说你没看见过普希金,这是首创,只是英雄所见略同,要我去掉效仿二字,虽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还是尊重首创的知识产权。
    
我的检查完毕,你应该可以松一口气了。但我不打算在原文上更正了,就像报纸有错,发个纠正,让原文立此存照,也有借鉴作用。请理解。

  有跟贴说,你是谦谦君子,与人和气,但如孔老先生说的那样,君子应该和而不同,看来你只求和,害怕不同,比如你对我擦枪走火的反应有些过度,除了疯狗、狂狗似的骂,你所有的回应没有包容我的不同之处,也没有检点自己不完美的地方,缺乏一个作家主席对一个闲杂人员应有的雅量与大度。我十多年前批评市政府对老城的破坏,写张家盟,写法院。老张还对我还保持沉默,法院也没对我动粗。我批评政府之下你领导的一个小马队,你就大动火气,实属伤心、伤肝、伤队伍之举。我不仅会写你的部队,也会写来其部队,剑平部队,甚至更大的部队,有何写不得呢?我是纳税人,说实话,你的工资里有我一丁点的钞票养着你,你应该服务我,而不应该骂我,你是个文化人,应该晓得天.理。
  想到你的爱好,曾与我的爱好一样,应该是志同道合,深切理解。如果你的诗歌仅仅是隐私般的、个人的,想放在密室里的,如果只是偶尔让我窥到了就不知深浅地来作评论,那我真是无的放矢似的在放屁了。问题是你为作家主席,是公众人物,你的一举一动成为文学新人的风范,还有你将自己的作品说成是十个第一,是不是还想二十个第一?这就有问题了。我是针对这种情况来写我的文章,也就是说,想替你刹刹车,然后去保养保养。本来我想等你良性回应,坐下来好好交流一下该如何换档,如何踩油门的问题。可你急了,一上来就踩油门。我真想推荐十本书,来针对你的“十个第一”的说法,想必你读完后,知道在舟山有一个真正的第一就不错了。也让你知道尽管你的部队硕果累累,也都是空心果。要知道你的“十个第一”是被人,也被你下属当笑话来传颂的。现在我也不想推荐书名了,只建议你去找人类文化中最优秀的任何十本书――千万不要找体制下的教科书,来读好了,你会改变自己的。这不是我对你说的,也是对任何想学习,想继续进步的人说的。
  文学是什么?在我的理解上,文学就是一种快乐玩的方式,它就是玩味,就如少年玩电脑游戏,你的兴趣就在那里。可你搞得太严肃了。我知道我真正得罪你的地方其实不在我写的内容,而是我的风格。我的那种文风也只是为了博取大家的一笑,你何必太认真呢?你也可以用同样的语调来诙谐我,嘲讽我,让大家看了也高兴有趣,一唱一和,那该多好。其实我一直等你邀我去你的坛子里笑着聊天,你好几次什么座谈会研讨会我虽谗涎,但也不好意思毛遂自荐。可你选择了不同的方式,拿起刀枪,甚至雇人用了杀手锏,来对付曾是同道的朋友与长者,那是多不应该呀。
  文学既是玩,就要玩得喜欢,那还得用真心、良心来写,甚至用童心来写,就别玩虚假。可你的部队一切因虚荣而装饰了太多虚假的东西,而你继续粉饰她们,我就此点破而已。只于你说我没有评价具体的作品。我想,只要你周边的人想说真话,人都会批评你们,还用我评吗?我只是举了你们一个最得意的小段,无论从思想还是到语言,都有那么多虚假的问题,我还能再展开去说其他吗?
    
诗歌不是吃饭问题,但却有关心灵的问题,就如儿童玩游戏,玩什么游戏,如何玩,那是有关他身心健康与成长的。看你部队的那些博客首页,少有真实介绍自己的,这支队伍能健康吗?虽然她们的数量会越来越多,但大多会从问题少年,成为问题作家,那还不如离开文学,先去地摊上去赚些钱来得实在,否则,实属误导人生。
  因为从商的缘故,一直以为,商人是靠信誉做生意的,商人要比文人诚实,否则不配做商人。现在知道,真正要进入心灵的,还是在文学,或者说在文化里。那种呼唤灵魂的东西,才是最真实而可靠,是一生不会变移的。因此,我们动笔写诗,或写其它,内心应该告诉我们真实在哪,你的笔触应该去哪里延伸。你如感到力不从心(思想),或者,眼高手低(技艺)时,你就得放一放,去外面走走,与你想说话的人说说话,读读比你优秀的朋友介绍的好书,而不必在未失恋之际,硬要去强说愁;在秋天未到之时,心里硬要想收获。

  文学比现实真实,这一点你们部队里的人大都不会想到。正因为你们怕真实,就如怕我批评一样,不敢听真话。你们只是在空余的时候玩玩人生,而不是让整个时间支配你们的学习与创作的欲望,所以你们部队里的人不会去旅行(旅行不是旅游),不会去阅读(阅读什么)、更不知道去搜寻什么是好作品,实际上你们已经失去了审美的判断力,哪里能知道好坏呢? 所以你们出不了好作品,更出不了大师,你不要拿那些评论或者那些奖状来哄小朋友,好作品是在世间流传的,而不是贴在墙上。
  本不想谈文学,但写着时突然想到,就写上几句。我要打住了,别跑题。
  原本以为虽是尖锐,却很微弱的声音,却有这么大的反响,实属意外。高兴的是,我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而这支持人中大多数不是写作的朋友,这也同时可供你找到一个反击的借口,因为他们不进文坛、不懂文学,你可以嗤之以鼻,更可以学学另一个已故大主席那样: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如此也好,挺住,意味着一切。我明天要做生意去了,到此结束。
  晚安
    2010-11-07 01:15:11
    原跟贴于《白马部队http://hlywjp.blogcn.com/diary,33986809.shtml
    应许多友人读后要求,作为博文发于此。如要评论,希望以理性中肯的态度说话,本博文不保留不利于和平团结的跟贴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