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逃亡

谷磬

 
 
 

日志

 
 

8月记事  

2009-09-04 13: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829,“舟山小动物保护协会”挂牌成立,会长为徐作。我虽没接到邀请,是否会员也不清楚。听说成立了,我还是去电祝贺,以示支持。也听说成立那天来了许多退下来的舟山高官,居然还邀请了城管打狗队。此一招法,效果更定不错。由此忽想起多年前与打狗队一次交锋,逐取当年那篇纪录随笔。一看,竟也是829! 此场景纪录原贴于乐趣园的〖藏经洞(2003年8月2912:58:12),为《批评定海》系列之十九。那也算是为保护小动物之狗的一次举动。六年后,徐与打狗队有什么交好或协议,我不知。但六年前的那次遭遇,也有些意思,重新贴出来,算是对徐氏表示敬意。
  

    炎热的八月过去了,一场让有狗族提心吊胆的打狗运动也结束了,听说八月过后打狗队也随之解散了,可躲在家中的阿黄还想懒在房间里不肯出去,是这些天来对它关照有加,养尊处优惯了,还是对外面的情况不太放心?也许是它也听到了那天我与打狗队员在家门口针锋相对的说话,而担心打狗队员说不定还躲在拐角或草丛,出去时愣不防会被他们扑个正着。
   
现在我想起那天在门口与上门打狗员的说话。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那是我回到定海不久某个八月的星期天早上,老婆已经起床,但我还在床上,睡意朦胧,忽听窗外有异样声音,
  一陌生男声:你家养狗了吗?
  老婆在门外道:没养。
  话声没落,房间里的阿黄就汪汪地吠起来。
  还说没养,里面不就是,做狗证了吗。没有做的话,我们就把它带回去。
  这档儿我觉得老婆要招架不住了,就赶紧起床,从楼上赤脚跑下,冲着那人说道,你是来干什么的?
   
我们是联合执法队,对没有做牌照的狗要进行处理。你家的狗有牌照么?
  没有牌照。如果做牌照是政府的政策,我不知道这政策,但我知道法律。我想问你一下,你们执法队是来宣传政府政策,还是来执什么法?
  政策和法律是一回事,政府出了通知,要打野狗,没有证就是要算野狗处理。那人很理直气壮的回答。
  政府的通知是法律吗?法律是什么?法律是要经过人大批准的。打狗法律人大通过了么?你执的是什么法?就算打狗是政府政策,也挨不上法律的边。
  此人提高了声调:我们是政府授权执行公务的,你既是懂法的人,应该配合才是。
  事实上你私闯我家,就已经侵犯我的财产权了,你的行为已经是违法了。
  什么,我违法?我还在你家门外,你不要给我顶嘴,你大还是政府大?那人嗓门有点粗。
  我问你,你走进我家的院子了,你经过谁同意了?
  用不着你同意,是执行公务,你这样做是妨碍执行公务。
  你知道执行公务的程序和法律吗?做为私有财产的住宅是受法律保护的。我想问,法律大还是政府的政策大?你有不经主人同意的合法入室证件么。否则我就可以把私自进我家院子的人当作贼。
  那人有点火了,扬起手中几道粗铁丝绕成的圈儿,向外一声招呼。我听到一阵汽车喇叭声。透过树丛,看见外面停着三辆车,接着又下来一人,嚷道:进去,拖它出来!
  老婆急了,说:你们打的是野狗,有本事到外面去打。
  没做牌的都是野狗,都得打。一些人吼着。
  我双手护着家门说道,没做证并不等于没主人,家狗就是吃着喝着家里的,是家庭财产的一部份,你不能说我买的东西没开发票就等于不是我了。如照你说法没有牌证就是野狗的话,那么,没做身份证的人也都是野人了,这些人也都要打死是吗?
  你有身份证没有?你那么有理,你有本事就不去做身份证好了?
  做不做身份证也是公民的自由选择,如果不出门不办事,为何要去做身份证?再说做个身份证只要十元钱够了,出门住宿还用得上。化2000元做狗证有什么用,买个狗命吗?我不会为狗买这个命。那么,哪道不值2000元的狗你们统统要消灭吗?我想,大都数老百姓不会认可你们定下的狗命钱。狗呆在家里它惹谁了?狗的命只有主人看管,政府用不着来管狗命。政府去管好三个代表吧。
  那人一听我把狗与三个代表牵上了,脸上有些涩涩地笑意,口气竟有点软下来:你说得好听,狗万一跑出去伤人了怎么办?
  狗主人就是它的看护人呀,主人负责呀。你说未成年人伤害人了怎么办?家长负责呀。
  你说说有理,给狗做个证不就没事了么。狗也就有自由了,你也可以牵出去了。
  那么是说,化2000元就是给狗的自由权了,为何狗的自由要用钱来买?狗自由了就不伤害人了么。人有身份证都不能往一些地方走。狗有证了都能走吗,有了证的狗就不咬人了?难道狗挂了牌,它就懂得了要善待街上的陌生人?   
    
有证狗也要主人牵着走。
    
好,那没有牌照的狗,主人也领着,与做了证的狗有何区别?狗不惹谁,你们也要操起棍来,在主人面前把它打死吗?
    
你家的狗没栓绳,总要出去乱跑的。
  出去了,让你们逮着了,就按你们的政策当野狗打吧,但在我家就不容许打狗队进来。在我面前就不许你们动它。

正与打狗队争执档儿,阿黄大叫起来,猛然冲了出去。这时一下子从车里下来好多打狗队员,围了过去。阿黄见势不妙,就冲到山冈上。打狗队跑到山上,在坟间乱窜,但阿黄消失得已无影无踪,只听见它在老远处时高时低的吠声。

    
到了晚上,阿黄才悄悄地进来,我妈与儿子担心死了,后来就一直把它锁在儿子房里,一有风吹草动儿子就捂住它的嘴。
  据说后来打狗队来扑了几次,都没扑着。还算是命大。有几次阿黄出门在外,也被追捕过。也由于阿黄经过这一次历险,变得甚为胆小,见来者不善,远远地跑开了,打狗队们满山围堵追打过四条腿……
  据我所知,我的养狗熟人中没有谁去做过牌照,现在我舟山本岛狗的处境是,除了沈家门一熟人的狗遭劫外,还没听说过我所熟悉的人中再有其它的狗遇难。是定海的打狗队员们手下留情,还是主人们保护得好,不得而知了。我听到的最多最激烈的还是那位家狗遭劫的沈家门人,对政府骂爹骂娘,恨得咬牙切齿。我细细想想,政府用消灭一只狗的代价,换来一片骂声,一种仇恨,实属不是明智之举。还是一位公安负责人说得好,虽然是联合执法,但我们这次不派警察打狗,因为这样打法会搞坏我们同群众的关系。

后记:半年后,2004年春节前的一个晚上,我在宁波OK厅接到儿子打来电话,说阿黄被人毒死了。它与后来的黑贝一样,最后还是没有逃脱死亡的厄运。倒是现在还活着的贝克,被打狗队俘获,几近要沉入大海,却死里逃生。我的《讨狗记》一文也记录了此事,那是一场与对方级别更高的交量,此文链接http://hlywjp.blogcn.com/diary,5484634.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