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逃亡

谷磬

 
 
 

日志

 
 

滑行  

2009-07-17 14: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行器、索道、陪令车,零头布与帐夹

 

很久以来,头上一切飞行的东西都让我感到新奇。有时,看到蓝天上一条带状的白云卷动着,划过整个蓝天,很神奇。直到有一天,大人以很自以为是的知识告诉我,这是喷气式飞机喷出来的白气。我就觉得,这是人在天上制造的很壮观的一种景色,于是很想做个飞行员,上天遨游。经常,走路时一只手掌摊开,与地面平行,作飞行状,把坑坑洼洼的地面看作是祖国的锦绣河山。   

偶尔,伏案已久,吃饭下楼时,还有一种飞在天上,俯视大地的感觉,把自己当成美国飞行员,云里雾里的驾驶着电视上看到的最先进的战机,去执行轰炸任务。走到餐桌傍时,所有让我想象中要消灭的目标都已收拾,任务完成,吃饭就有了味道。

那种飞行的快感,用少年时光折纸飞机的滑翔想象是不带劲的,刺激一点的是用香烟壳内的锡纸卷成弹头模样,再把破瘪的乒乓球剪碎,放入锡纸筒内,封住后仅在后面留个出气孔,然后把火柴头上的磷粉剥下来用纸卷成线状做导火索,插在出气孔中。一个用固体燃料喷气的飞行器就做成了。与伙伴玩时,常把它搁在凳上,点火,猛地向前飞行,并会拐弯,发出咻咻地声,满地游窜,很久以后才得知巡航导弹飞行也就如此,就有一种先驱者的意味了。

只是多年后,才有了在飞行中俯视大地的真实感觉,那是在索道上。虽然在名山大川中爬山涉水或许更有味道,但还是喜欢乘着索道体验空中滑行的感觉。其实三十多年以前也看到过它,那是在百货公司、布店、五金商店等大店里的索道,从高高的结帐台到东南西北每一个方向的柜台,都有一条铁丝越过顾客头顶。营业员不时地把手往上一扬,再往前一推,刷的,夹着顾客钱币、票子的夹子就往结帐台前行进;台上也不时有同样夹着的发票和零钱的夹子,在一条条微型索道间滑下来,穿梭来往。

 

在当时还没见过能乘人的索道之前,很羡慕那些乘在黑夹子之间自由滑动的钱币。在那个年代人们不能上天飞行,就学着在地上滑行,起初是自做一种叫“陪令车”滑行车,就是用一块刚好屁股能按下的木板,下面按二个轴承当轮子,前面一个轴承连接一个木手把当方向盘。做好后,找一块水泥地上滑行便是。如同商店上滑动的帐夹一样,也是要别人从后面使劲推一把,伴随着刺耳的沙沙声,“陪令车”一下子能滑出去好远。驾驶技术好的人,兴奋地把自己想象成替中央首长开红旗小车的驾驶员,很有一种人车合一的感觉。与帐夹不同的是,“陪令车”是有方向盘,能转弯的。驾驶感不好的人,速度快时常会人仰车翻。

后来,三轮的“陪令车”变成了二轮一对,按在脚下,直立起来滑行,这个动作需要些冒险与技巧,初学的人平衡不好,手舞足蹈般地经常伤胳膊伤脚;熟练者如燕子般地轻盈,很让人称奇。虽然依旧滑行在水泥地上,但有了一个带些诗意的名字:溜冰。不久,市场大潮来临,岛城的溜冰场如雨后春笋般的建起来。到上世纪末,这一种有些北国风光式的活动便统统消失了。

 

虽然整个店堂上方用铅丝拉直的轨道滑线如一张巨大的蛛网,帐夹如末来世界里的穿梭机一样不停地飞行,却很少有发生钱从滑线上掉下来的事故,这样的概率几乎同等于人从山间索道上落下来一样,但万一的事故还是会发生。

有一次,跟母亲去布店买布。营业员量好布,剪下叠好。大概是营业员走神还是什么的,在她扬手间,刷的一声,碎钱、布票、帐单从夹子上飞落下来,柜台外面纷纷扬扬。

母亲把二元几毛钱的纸币从地上拾起,我眼力好,把滚落在角落和柜台夹逢里的几个分币也找到了。要命的是轻而薄手指头宽的一张一尺布票不知飞落到哪里,无论如何不知去哪了。那个时代,布票是稀有的。居委会发下来的一人一年是二尺四寸,差不多能做一件衣服。这起事故对布店来说,剪了的布只能做零头布,而零头布是要折价卖的,布店可能要亏本;对母亲来说,少了一尺布票就不能买已经剪下的布,也许为了凑足这一布票,还得用不少钱去换。

 

一匹布卖到最后几尺时叫零头布,布店都会打折,那时的商品都是一口价,没有打折的,除非是次品,而零头布就是唯一一种不是次品而实行着打折的商品;很多妇女为了便宜,就专挑零头布买,用下的布做袖套肚兜或给婴儿做件小衣服什么的,如果是的确凉等料子好的零头布,一般是用来做男式假领头的。

我总觉得现代超市里的电脑网络化管理与经营,其系统原理与滑行的索道是一样的,商品条形码相当于过去营业员对该商品规格数量的记帐,出口处的电脑就等于当年结帐台,只是省却了一条条通向柜台的索道罢了。

前二天去一百商店买衬衫,这家商店虽大,但还没用电脑管理。我选好了一件衬衫拿过去准备付钱,营业员说东西放在这,然后弄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上了些什么,交给我,叫我连钱连纸一起跑到收银台去,我东问西问地寻到收银台。付好款后来取衬衫时,营业员说你单子没拿来。于是,我又嗵嗵地穿过人群,按原路跑过去拿单子……这时,我想到了已经遥远了的头顶上方滑行的微型索道,现在,我就是那索道上的一个夹子。

 

直到今天,我还不知道那个索道系统的名称叫什么,我问过许多看见过也操作过的该系统的人,他们也都说不知道叫什么,只是说,当时风气好呀,这个东西如果放到现在,那夹子抵达目的地时,十有九次是空的了,索道半路上的晌贼甚至不用起跳,伸手如取囊中之物。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