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逃亡

谷磬

 
 
 

日志

 
 

芦东故事  

2009-07-15 10: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民国三一年还是三二年,有队日本人来这里,挨家敲门搜查。搜到我这里时,有二个日本兵,对我叽哩叭拉的喊着,口音中有牛牛什么的,我以为他们是要找牛,就领着他们到牛棚,到了牛棚我指着牛粪中的一头牛。他们见状,就用枪托打了我一顿。

后来怎样了?

我当时年纪小,也不知道日本人要找什么,附近也没游击队。他们真要知道窝藏游击队的话,这里的房子早被烧光了。这帮日本人离去时,因为当时山路难走,就找了我哥,叫他扛机枪,一直扛到沈家门,日本人又找了个民夫替换了我哥,把我哥放了。

这是在芦东水库上面赵家岙里的一个叫赵阿信老伯告诉的亲身经历。那次是老花带我们去的。说那里有个兰友要搞开发兰花基地,顺便看看有什么农房可打量。我多次路过那里,知道芦东傍山临水,幽静如处子,视感特好。后来我又几次探访了赵家岙和最深处的里山自然村。几天前,我带着放假的儿子和一群朋友又到了芦花赵家岙。

那真是一个宁静地方,躲在山中,藏着一湾清水。在大家找了一块临水的草地搭建帐蓬时,我就去满是绿色的村子里溜达。看到几个老人在一家院子的树底下搓麻将。我又找到了在屋檐下乘凉的老人赵老伯。

 

夕阳渐渐隐没在山峰中,但天空还是湛蓝一色,偶尔有几缕云丝飘在头顶上方,倒映在湖面上,显得天气非常晴朗。赵家岙村座落在芦东水库北侧,坐北朝南,风景独好。长长弯弯的湖水也不见首尾。去有水源的地方露营,在舟山本地我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十年前,在本岛西边的的蚂蝗山水库,十年后就在本岛最东边的芦东水库。

如朋友自远方来,逢上时间短促不能陪他出海,我总要带他去二个本岛最东端的地方,让他领略一下群岛的景观,一是上朱家尖的大青山顶,看浮在大海中的岛屿;二是去塘头莲花岛,感受海岛人文艺术的精粹和近在咫尺的海天佛国的气息。现在晚上住宿也有了好去处,带上帐蓬到芦东水库来宿营。如此,大海和岛屿,佛家、渔家和农家一天时间里就能全方位体验,那也就算是走遍舟山群岛了。

五顶各种颜色的帐蓬,有单人的、双人的,也有家庭型那种三人的,在水边的草甸上错落有致的摆布开。我与大伙去捡败技树干准备烧烤些什么时,以多次光顾这里的熟客身份介绍说东面是凤尖山,也叫凤凰山。山凹中有个叫里山的自然村落,村里座很古老的接待寺,那是元代时建的,距今七百多年了,是属于普陀山的佛门驿站,也就是为接引去普陀山朝香的人而设置的。翻过凤凰山便能看到大海,也就到了塘头了,这条路过去是普陀山最近的便道。我说明天带大家去走走这条古驿道,不要说外地人,本地人也恐怕少有人走的。

 

在烟雾中嚼着羊肉串,喝着烧开的泡鱼汤,聊着多年前发现这水源的感受。我说多年前从塘头回来,觉得不想走重复路,于是从茶壶甩的一个凹口里转道进去。第一次经那个幽静的盘山路,透过树丛,发现一湾静静的水泊,狭长的水泊时而广阔时而瘦小,沿着山路弯曲着,终止在一条水坝上。我这才知道,这不是河流,也不是湖泊,是一座水库,这是我看到过的舟山最长也是最美的水库,仿佛我在青藏高原上见到过的那条叫羊措雍错的堰塞湖,那是世上最美的湖。

于是,以后每次从定海到塘头,都要绕着芦东水库走。由于落差关系,芦东水库分上下二个姐妹湖,加上夹在狭长的山沟里,因此显得特别的幽长。原来上游的水库是上世纪五十年代造的,由于山沟狭长,八十年代时紧挨着水库下方又造了一座,下游的一座原是叫沙田岙水库的,后来通称为芦东水库,大概是地处当时的芦花乡东面而称呼它的。

 

天色渐暗,凉风习习,在树木与村庄的阴影下,嗅着野草的气息大家围成一圈,年青的朋友要我讲在外而旅行的经历,我是这十来个露营朋友中最年长的,

我说外面的故事太多,就向大伙转述了从赵老伯听来的赵家岙和里山接待寺的故事,赵大伯说他也不知道日本人什么时候投降的,反正那次来搜查的事件后再也没有见日本人的影子,后来展茅徐小玉拉起队伍,不时走过这里,解放前的一二年,游击队在六横被国民党打败,到处搜查,有几个游击队员就躲到这里,保长带兵来搜查,问问看看,路路过算了,也不敢挨家挨户搜,深怕报复,有几个队员就一直躲到解放,实际上也不算躲,上山砍柴、种蕃薯劳动自食其力,成村民一份子了。有一个还到接待寺当了二年和尚。

接待寺顾名思义过去是佛家招待所,但现在是一个正正宗宗的寺庙,并不是专用来接待的,就如舟山名刹祖印寺现址的前身也是接待寺一样,只是里山的接待寺一直未改名罢了,大殿里里面永远供着佛祖和菩萨供人礼佛敬仰。里山算是藏在深山人未识了,但是香火从没有断过,这座寺院在佛家和当地人心中不可抹去。

 

当然,这座古寺的建造也很有历史感。开山建寺的年代要推远到1277年,是当时由元代忽必烈皇帝赐封的普陀山住持如智和尚主持创建的,如智和尚亲自考察,他发现此山形似凤凰,且山清水秀,幽静深遂,便选定了寺址。相传,建造此寺时,砖瓦木料搬运困难,如智率普陀山千名僧众排成队从塘头码头边将建筑材料手传手传递至里山,这在佛门建筑史上是罕见的。

700多年来,古接待寺重建过几次,现存有一块光绪年间的牌匾接代寺。这是不是通借字?其实不然,当时有个秀才一直没有得子,就去接待寺里向供奉着的送子观音求愿,不久就生下了一个儿子。为了还愿,秀才给庙里助了一个牌匾,用笔写下了接代寺三字,意喻菩萨能为求愿的人传宗接代,而读音上又与接待寺相同,不会听错。这当然是个民间故事,其真伪无法考证。

 

月亮升起来了,夏夜的星空下,水库的湖面光灿灿的。有人唱起了弯弯的月亮,几对男女也无踪无影。我就与儿子、阿波、小洪下到水里。水很柔和,一丝微甜。漂在水上抬头望着夜空,真想一直漂到银河上去。

看见水面莹火虫飘过,树丛中的赵家岙的灯光亮了。那时节,世界神秘而温和。

浮在水中瞧着凤尖山在墨蓝色夜景中高大的黑影,突然想到那个相传已久的故事:很久以前,天上一只叫凤凰的神鸟下凡,飞到塘头莲花洋处,突遇暴风恶浪,便落在山头上等待。她发现原来是一个海妖作怪,风浪让渔民百姓受尽苦难,凤凰便化身大山留了下来,逼退海妖,在一块尖石上镇守这片土地。从此,里山冬暖夏凉,莲花洋面风平浪静,凤尖山也就此得名。

第二天清晨,草地一片雾霭,湖面缕缕升腾着白色的水汽,不少伙伴从帐蓬里穿出来,架起三角架,用相机记录着仙境般的时刻。过了些时候,霞光射了下来,大家折叠起帐蓬,整理好背包,踏着古驿道,跨过一座舟山难得一见的独木桥后,向传说中的里山走去。

(本文特为某杂志所写,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有关接待寺和凤尖山的故事由普陀海洋文化研究会提供,特此鸣谢。)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