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逃亡

谷磬

 
 
 

日志

 
 

《逃亡集》序·为什么写诗   

2009-03-05 22:02:11|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何写诗,对我来说,首先是生命要叙述的需要。

    1978年的5 月,我不会忘记,田野到处是油菜花,整片的鹅黄几乎要飞进窗内。我的爱情就在整个5月的农村展开。而在那年夏天,我在小城写下一连串的《怀恋之歌》后,开始面对美丽的消失,在蝉声停息的间隙,我写下长达700行的《旧日》,那是5 月刻骨铭心的旧日。

    于是, 美丽和痛苦,便成了我诗歌的忧伤,这是我鸽灰色的内心世界里一种叙述。我从那时起一直认定,生命只有通过诗才能更接近本质地叙述出来。

    1983年,我的父亲在我面前去世,我第一次目睹一个人生命终结的整个过程。我想到第二次就该轮到自已了。父亲在最后几分钟缓缓对我说:“我看见弄堂里一株白杨树,树上开来一只船,船很小,码头人很多”许多年后我才明白,父亲的最后担心的是能不能挤上这只“船”,虽然这只“船”是来接他的。我的疑问是,即使挤上“船”,这只船开或开不了还是个问题。我于是开始对我们这个习以为常的外在生命重新审视:活着还是死去?就在那年以后,我的诗不再有爱情题材。面对死亡 ,我获得了另一种更纯粹的生命。那是有别于欲望之爱的内在生命。

   那些年我的叙述是孤独的,但我知道,诗人可以封闭外界,但他的叙述必须有瞬间直抵内心的力量。这是死亡之前生命的需要。

   其次,诗是生命的自由之光。

   接着是1986年,正是我进入文学圈的那年,那是一个变幻莫测诗歌鼎盛时代,语言缤纷,我竟也迷失其中。我到后来才觉悟到,诗通过语言呈现,但总要有某种光透出诗行才行,才会有普遍性。而这样的光,只能存在于“一个不值得有的时代里的光”(一位诗人语)。也许诗承担不了人世的苦难,但它能提供现实所短缺的,诗不止于提供理想。

   1989年夏天,我的语言嘎然而止,但诗的灵魂随着1991年我为生计奔波而开始旅行。当外在的形形色色的世界的一切可能性成为我自由的局限和障碍时,我就陷入夜深人静的阅读,每一次阅读,内心都会向我呈现与别于现实世界的另一种意义。而那时刻,唯一的现实就是内心的现实,唯一的真实, 就是灵魂感知的真实。我终于意识到,一扇大门(体制)对我的关闭,同时也意味着另一首窗户的开启。而自由之光正是从那扇窗户直射我的内心。在搁笔近十年后,我写了一组《与一条鱼一起裸游》,在这本呈现我生命自由之光的编年体诗集《逃亡》中,它是最明亮和自然的,并且冷暖自知。它像太阳的光芒和白雪的原野一样可见可感。

    我现在定居在一座山上,我并不是一个人的,我与老子孔子王阳明释加牟尼苏格拉第卡夫卡陀思妥也夫斯基在无比广阔的时空交往着,我的内心充满了欢乐,我不时地朝这扇开启的窗户望去,一如海子所说,面向大海,春暖花开。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