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逃亡

谷磬

 
 
 

日志

 
 

巴赫记事  

2009-02-28 00: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赫记事 - 石声 - 逃亡


巴赫叔叔的记事



   引言:

昨天贴了“泡充”一文,远在美洲的朋友发现即从QQ发来质问,说此等下流东西,酒桌上说说可以,怎能拿到文字上,太碍眼,要我赶紧删了。我说我赶紧补一聊能登大雅之堂内容的随笔充洗一下,于是今天想到大师钢琴演绎下的巴赫。<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巴赫属于顶级高雅了,其高雅无人超越。

 

其实,我听钢琴,属于对牛弹琴那类。但我相信少工说的,古尔德演奏的巴赫《哥德堡变奏曲》是音乐史上的瑰宝。既然是瑰宝,那还是要去了解的。对我来说,人类历史上任何最优秀的东西,有条件的话你都得去听听,或者去看看。少工说要在春节假日里为朋友开讲巴赫,欣为喜欢。

过去,我一直对巴赫心有所仪,这并不是说能听懂他,而是从资料上看到巴赫是欧洲音乐的集大成者,是宗教音乐创造者,并且无人超越,后人包括一些著名大师,都以演绎巴赫的音乐为自己的一生追求。美国女钢琴家图雷克60多年来一直以演奏巴赫作品闻名,被誉为“巴赫音乐的女大祭司”。

为了倾听并熟悉巴赫的声音,三年前我买了几张巴赫作品在车上放着听,以致朋友坐上车想找些喜爱的音乐,竟全是巴赫的,还以为我对古典音乐多么有品味。前年秋天玩天目山,碰到苏州音乐教研室老师,在副驾驶室上一看我全是巴赫,以为碰到高手了。我们叫她谈音乐,她连说不敢不敢。我说我除知道巴赫其人外、其余什么都不知道。阿波说,鱼老这招很厉害,独门绝技。我说如果不可能也无太多精力知道全部,你就选择其中最好的来预习,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法

鱼北冥嘲讽着说,人家听音乐是好听才去听,你是看名气去听音乐的。我说这话很切中要害,可这是一个音肓的人接近音乐最佳的道路呀。

 

前年夏天的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我与阿波和洪妹去马姐家,在马姐家的檀东颐景园的小湖边乘凉喝茶,边放着我带来的巴赫的《勃兰登堡协奏曲》。月光下,刚好有二个小朋友过来,一听音乐就凑上来,他们不知道放着什么音乐,但觉得好听,有些入迷的样子。过了一会儿,那个男孩说,叔叔,你们放的是什么音乐呀?阿波答,你问巴赫叔叔。男孩转过身问我,巴赫叔叔,能告诉我吗?我哈哈大笑,说那音乐才是巴赫叔叔写的。那个男孩非常欣喜,然后问这问那。我知道他刚上五年级小学,正在学吹笛子。我叫他回家寻笛子来,吹一段给我们听听。小男孩兴冲冲地跑回家。取来后,在湖边吹奏起来,在夜晚的月色下,听着有很好的感觉。我对我的朋友们说,别看小,都是藏龙卧虎之人呀。

后来那男孩加了我QQ,一直叫我巴赫叔叔。那天他当然知道了巴赫的真相,不过有缘相识,他也很想在QQ上与我聊音乐。可我对音乐实在无知,因此也无可奉告他,Q话渐渐少起来,这位我最小的网友好久也没联系了。

对那男孩子,或者对我们来说,巴赫一直是梦,梦如不破,有梦多好。

 

少工刚能拄杖行走,闲来无事,快到春节的一天,我就邀他去胖子家,选上一张霍洛维茨指挥的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我们先听他讲霍洛维茨这个怪才的故事,后讲这只音乐的魅力所在。连北门骞都叹服少工讲得不错,称赞是他听过的最好的音乐课。

《春之祭》原是斯特拉文斯基创作的一部芭蕾舞剧音乐,1913529日在法国香榭里舍大街巴黎剧院首演。少工描述说:“开演不久,一部分听众认为斯特拉文斯基有亵渎音乐的企图而怒不可遏,有人吹口哨,有人尖声喊,以示不满。但喜欢这种音乐的人发现音乐中的言论自由受到钳制,便仗义执言提出抗议。演出大厅里的观众几乎在一瞬间就分成了两派,并且这次骚乱与当时欧洲先锋艺术达达派所引起的混乱场面一点也毫不逊色。当晚的情形,就像一场为艺术而战的生死搏斗。乐队的声音根本无法听见,舞台上的演员只能把一切置之度外,全凭感觉起舞。指挥也在大声作吼,以助演员一臂之力。

在我的理解上,斯特拉文斯基的音乐其实就是巴赫的反面。巴赫典定了欧洲古典音乐,称为欧洲音乐之父。巴赫的音乐几乎影响了所有后来的大师。但到了斯特拉文斯基那里几乎被逆转过来,用少工的话说,《春之祭》中混合了狂欢,奢靡,强烈的破坏欲和革命。斯氏制造了分裂,但这部在节奏与和声方面完全和古典作品划清界限的作品,注定了要成为现代音乐的起源之一,那斯特拉文斯基也成了现代音乐之父。
  巴赫和斯特拉文斯基,古典与现代的二面最光辉的旗帜,对于爱好音乐的朋友来说,能倾听并了解他们那是一件幸事。

在胖子家听讲了一次后不过瘾,春节的假日里,又一次叫少工带上他的碟片,去芙蓉路上岛咖啡,在6号包厢里听他讲马友友大提琴演奏的巴赫音乐。那是马友友在一座大仓库里的演奏,很有种后现代景置的感觉。听少工说七八个伴舞也都诠释的很到位。刚好我也买过大提琴演绎的这张巴赫的CD,听着有些熟悉。

后来又想安排几次,但没有播放视频场地,少工说我那天在上岛带去的手提视频出不来效果。上周六我就选择了解放路的上岛大包厢,从家里自带了二台DVD机子,结果一台坏了,另一台仍放不出,又去他朋友家去取了一台。这次少工要讲的,据他说是音乐史上的一个奇人演奏的最伟大的音乐,因为这个音乐让他深为动容。我们于是也要见识一般,非听不可的。在满满一堂人的等待下,换了三台机子才播放出来。

结果亮相时,还是巴赫。

<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225是好好生日,恰好自己的生日与她也差不离几天。好好喜爱钢琴,不仅在全校是第一,而且在全市也可说名列前茅。这之前我从没有为别人开过什么生日会。她在全日制学校寄宿,就在上周六提前庆祝。我想,安排让她听听少工讲课那是最好的礼物了。当然,我还得招集一些朋友同道来听听。

地点选择在解放东路新上岛咖啡的22号大包厢,原定是十来个朋友,结果少工也叫了一帮人,我数了数,竟有21个。包厢挤满了,店内的椅子也被我搬光了,就再没有叫先前约好的王张薛刘四个女性朋友,于是关了手机。第二天她们把我骂了个够。

那是一首古尔德在1981年演奏的巴赫《哥德堡变奏曲》,演奏时间53分钟,古尔德录完此曲后,一个星期去世。1955年,古尔德第一次用36分钟演奏它完后,人们认为古尔德对巴赫音乐的诠释,已经抵达顶峰。结果古尔德又一次超越自己。从起点到人生终点,他用同一首曲子划了一个圆。也许,对古尔德评价是,前有巴赫,后就无来者了。

听讲完,吃了好好的生日蛋糕后,人走掉一大半。剩下六七个人取来一箱酒,又喝聊到下半夜二点。

巴赫叔叔一直陪着他们。

 

有关巴赫其人与作品,请去百度搜索“巴赫”,网络会告诉你我没告诉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